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小妇人》背后的永恒问题:一代代女性,如何在婚姻之外寻找自由

婚姻 时间:2020-03-31 浏览:
受疫情影响,影迷们已经很久没能进电影院观影。原定3月底公映的新版《小妇人》档期也一再延后,但它在美国公映后的高口碑还是为它在全球赢得了影迷们的期待与关注。在刚刚过去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上,新版《小妇人》(little women)还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和

受疫情影响,影迷们已经很久没能进电影院观影。原定3月底公映的新版《小妇人》档期也一再延后,但它在美国公映后的高口碑还是为它在全球赢得了影迷们的期待与关注。在刚刚过去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上,新版《小妇人》(little women)还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和最佳改编剧本奖的提名,被认为本届奥斯卡奖为数不多的女性电影。

该片的导演是曾执导过《伯德小姐》的格蕾塔·葛韦格(Greta Gerwig),她也是近年来好莱坞比较重要的女性导演之一,既往的生活和作品中无不体现出一种强烈的当代女性主义关照,以至于很多人一开始并不理解她为何要执导一部“古装剧”。

《小妇人》背后的永恒问题:一代代女性,如何在婚姻之外寻找自由

新版《小妇人》剧照。

事实上,算上这部新版的《小妇人》,以同名小说为蓝本的电影在世界范围内已经至少拥有了十几个版本。不仅好莱坞将这部小说改编了数次,日本、韩国乃至中国香港等东亚地区也有以此改编的电影作品陆续问世。此前,以1933年凯瑟琳·赫本版、1994年薇诺娜·赖德版和BBC版最为有名。

在其诞生至今的一百多年时间里,无数女性以这本小说作为自己的启蒙阅读,又有无数电影作品演绎这个关于亲情和成长的女性故事。是什么让《小妇人》有如此长久的生命力?如今的女性,又能从这部经典作品中获得怎样的启发?

作者 | 余雅琴

01

《小妇人》是美国女权运动的产物,

彰显了时代精神

《小妇人》是由美国女作家路易莎·梅·奥尔科特创作的长篇小说,首次出版于1868年。彼时在美国历史上起到决定性作用的南北战争也才结束三年,小说的故事就发生在战争期间。因此,我们今天看来的“古装剧”,在《小妇人》的时代确是一本当代小说,集中体现的就是19世纪中叶的美国时代精神,可以被看作是第一波女性主义运动的产物。

《小妇人》的故事带有很强的自传性质,女主角乔的原型就是奥尔科特自己。她描写了美国新英格兰地区马奇一家四姐妹的生活和感情故事。而这四个女孩子的命运也可以被看做是当时美国女性的几种不同的人生选择。

小说受到思想家爱默生的影响,强调了个人尊严与自立自律的观念,这本内容平实细腻的小说具有一种教化人心的力量。这也是它能畅销一百多年的基础。

《小妇人》背后的永恒问题:一代代女性,如何在婚姻之外寻找自由

美国女作家路易莎·梅·奥尔科特

奥尔科特1832年生于美国宾夕法尼亚的一个贫寒家庭。她的父亲是一个不得志的哲学家和教育家,一生立志办学,却都以失败告终。同小说中的父亲马奇先生一样,他成天耽在书斋里,追求道德上的自我完善,家庭逐渐陷入贫困的境地,生活的重担落到能干的母亲身上。

为了分担家累,奥尔科特很早就出外做工,当过家庭教师、小学教师、医院护士,以后曾看护一贵妇人,并随同周游欧洲。她帮助家庭,不断努力工作,热爱自由,终身未婚。成名后,奥尔科特不仅出版了小说,还积极投身到社会事务中。投身于妇女选举运动和禁酒运动。后来,她还担任过一家儿童刊物《Robert Merry's Museum》的编辑。

如何理解《小妇人》的当代价值,我们首先应该先把这本书放在它诞生的时代里去考察。在奥尔科特成长的年代,正值妇女解放运动的第一次浪潮。早期女性主义者的诉求争论的焦点简单说就是男女平等、反对贵族特权、重申一夫一妻的神圣性,同时也要求公民权、政治权利,智力上和能力上的平等。

19世纪40年代,美国早期的女性主义者们开始了积极地奔走。1848年7月,由莫特夫人和伊丽莎白·凯迪·斯坦顿主持,召开了美国第一届妇女权利大会,通过了《美国妇女独立宣言》,它使美国女权运动有了比较明确的方向,将争取妇女选举权纳入女权运动的奋斗目标之列。斯坦顿断言:“男人和女人生而平等。”她公开要求国家保障女性被剥夺的基本权利——神圣的选举权。

但是当时美国女性面临的当务之急主要是财产权、受教育权和离婚自由,选举权缓不济急。大会对争取妇女在经济、教育、法律、宗教、选举权等十二项决议进行表决时,只有选举权一项未获得全体同意,仅以微弱多数通过。

1868年和1870年通过的第十四、十五条宪法修正案,分别制定了关于什么是国籍、如何进行众议员选举、公民享有平等被保护权以及公民不得受到(除性别之外的因素造成的)选举权的限制。两次宪法修正案都对美国历史进程产生了巨大影响,却没有赋予女性选举权,因此也激发了妇女为争取自己的选举权展开一系列运动。

1890年,美国妇女成立了“全美妇女参政协会”,使各自为战的妇女参政运动拧成一股劲,使争取选举权的斗争进入了一个新阶段。妇女运动由西向东席卷全国,斗争方式日益多样化和激进化,游行示威,纠察、诘难政治候选人、绝食等等。在妇女运动的强大压力下,致使一些政治领导人也公开支持妇女要求选举权的活动。

《小妇人》背后的永恒问题:一代代女性,如何在婚姻之外寻找自由

《小妇人》

作者: [美] 路易莎·梅·奥尔科特

译者: 刘春英 / 陈玉立

版本: 译林出版社 2020年2月

(点击书封可购买)

值得一提的是,1994年版本的《小妇人》虽然没有跳脱出着力塑造浪漫爱情和美好婚姻的窠臼,却创造性的加入了乔和朋友讨论妇女应该获得选举权的桥段,而她最终的婚姻选择,也是因为她的丈夫在选举权的问题上完全站在女性主义者的立场之上。

02

不仅着眼于女性情感世界,

更是对资本主义上升期的回应

《小妇人》不仅着眼于女性自身命运,同时还反映了整个时代的氛围。在一个人文主义达到鼎盛的时代里,理性和科学是人类的法宝,神学和父权的桎梏在慢慢松动,探索精神被认为是美国精神很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因此,乔的职业追求也可以正是继承了这种探索精神。

她想要成为作家这个梦想在19世纪是绝对的进步性的表现,在此之前,历史和文学的书写者大部分是男性,而女性只有为自己争取到贵族地位 (她的父亲或丈夫是贵族) 才有可能获得书写的可能。因此,被誉为20世纪女性主义文学批评“圣经”的《阁楼上的疯女人:女性作家与19世纪文学想象》才提出质问:“如果笔是对阳具的隐喻,奥斯汀、玛丽·雪莱、勃朗特姐妹……靠什么写作?女人,你选择在世上我行我素,还是隐退于家庭生活的屏障后?你选择言说还是沉默,独立还是依赖?”

《小妇人》背后的永恒问题:一代代女性,如何在婚姻之外寻找自由

《阁楼上的疯女人:女性作家与19世纪文学想象》

作者: /

译者: 杨莉馨

版本:世纪文景|上海人民出版社,2015年2月